自己坐下来就不痛了:初试云雨情胡秀英

时间:2021-10-13 17:30:34

他將拿出一個木制口哨,便是一吹,聲音嘹亮而激憤,在座者無不感受到塞外風情。 突然 大殿之門突然被疾風吹開,一聲鷹叫從天而落,伴隨著勁風襲來,一只灰毛大鷹揮扇著翅膀徑

 他將拿出一個木制口哨,便是一吹,聲音嘹亮而激憤,在座者無不感受到塞外風情。
  
  突然……

 文学

  
  大殿之門突然被疾風吹開,一聲鷹叫從天而落,伴隨著勁風襲來,一只灰毛大鷹揮扇著翅膀徑直朝耶律傲飛去,大殿上此刻混亂一片,沁妃也是極其害怕的抓住了東方澈的手,東方澈饒有興趣的看著底下,素妃則是面無表情的觀望。
  
  “古扎。”耶律傲一聲怒斥,大鷹便落在耶律傲面前,一臉委屈的看著他。
  
  “休得胡鬧。”耶律傲極其溫柔的撫摸著鷹頭,大鷹溫順的低下脖子一臉享受的瞇著眼睛。
  
  “這就是你送給朕的禮物?”東方澈玩味的看著那只大鷹。
  
  “非也。”耶律傲拍了拍鷹頭,大鷹便張開翅膀,耶律傲微笑著從鷹翅底下取了一把短劍。
  
  待其將短劍獻于人前時,整個短劍的光芒便映射到大殿的每一個角落,眾人皆驚嘆劍的奢華,黃金劍鞘,白玉翡翠鑲邊,光鑲嵌的奇珍寶石就讓大殿之上所有人動容。
  
  “朕多謝君主美意。”東方澈示意了一下高公公,高公公便躬身走了下去,接過那把短劍,放置在一旁的寶玉盤子里。
  
  耶律傲拍了拍鷹頭,大鷹便戀戀不舍的飛了出去。
  
  東方澈起身舉杯,旁邊的二妃也隨之起身,大殿之上眾人亦站立。
  
  “今日,匈狼國國主來到大勝,大勝舉國歡迎,在此朕代大勝所有子民敬君主一杯。”東方澈聲音洪亮,舉杯之勢君臨天下。
  
  “謝國主。”耶律傲也回敬,霸氣不遜東方澈。
  
  兩者相視一笑,便將杯中之物一飲而盡。
  
  “宴會開始……”高公公站立高處,尖聲說道。
  
  絲竹管弦之聲便驟然而起,熏香裊裊,舞女紛紛曼妙出場,羅衣彩帶齊飛,宴會之上眾人也言笑晏晏,觥籌交錯,一派祥和景象。
  
  “聽說錦妃今日要在殿前獻舞。”一位大臣輕輕對著墨澄海說……
  
  墨澄海只是淡淡的斜看了一眼那位大臣,舉起酒杯一飲而盡,聲音無不淡薄的說:“沈太尉真是消息靈通,錦妃獻舞,與在下無關,更與墨府無關。”
  
  沈太尉只是微微一笑,也飲酒觀舞,新君繼位,這個宰相已經不復當年的權力與地位,女兒也在宮中如此不受寵,真是大快人心啊!還記得當年沈墨兩家斗得慘烈,使得沈家元氣大傷,還好女兒爭氣,沈太尉滿意的看著正坐東方澈身旁的素妃……此人正是素妃父親沈臨濟。
  
  “真不想讓你出去獻舞啊。”東方楚望著換好衣著的墨錦兒,不禁的感慨。
  
  “那我們私奔吧。”墨錦兒用扇子掩著臉,唯露出一雙含笑的烏黑雙眼。
  
  “如果可以,我真想。”東方楚看著墨錦兒低聲喃喃,眼中的愛慕毫不掩飾。
  
  墨錦兒詫異的看著他,便輕輕的:“啊?”
  
  墨錦兒此刻著一身緋色寬松長袍,烏發輕盈盤于頭頂,卻無一絲裝飾,黑色綢帶裹的腰線畢露無遺,膚若凝脂,眼若黑夜寶石,嘴如朱色花瓣,脖頸白嫩,鎖骨之處所畫一朵藍色彼岸花,妖而媚,媚而仙,一顰一笑一舉一動皆是傾倒天下。
  
  “我說,趕快去獻舞吧,小心皇兄一氣之下,小王我以后只能去冷宮看你這個皇嫂了。”東方楚將手掌蜷縮置于嘴上,便是一陣咳笑。
  
  墨錦兒瞪了他一眼便拉著綁于大柱之上的絲帶,緋色長袖便滑到手肘,皓腕凝霜,她一躍而起,仿佛碧落仙子,輕盈飛出。
  
  而身后的東方楚卻是神色嚴肅的望著她飛起的背影……
  
  東方澈此刻正與耶律傲相談甚歡,突然大殿之上霧氣彌漫,兩人矚目望去……
  
  霧氣中央出現了一位緋衣女子,執扇掩面,呈飛天姿態。
  
  “哦?這就是大勝國的國母?”耶律傲淺然一笑看了一眼東方澈便回過頭去注視著女子。
  
  此刻東方澈只是饒有趣味的看著女子,心里暗暗在想,如此木訥呆板的女子會帶來驚喜嗎?
  
  緋衣女子正是墨錦兒。
  
  墨錦兒緩緩的將潔白羽扇撤下,上翹的嘴角傲而冷,絕色雙眼空靈而魅惑。
  
  耶律傲瞳孔睜大,欣賞之意從臉頰的酒窩中深深溢出。
  
  東方澈便是一震,兩年未見,這個錦妃為何如同換了一人?還是當年看錯了?
  
  一聲高昂的笛聲似從天降,墨錦兒便將雙手合向胸口,所執羽扇仿佛仙蝶之翅長于墨錦兒肩膀之上,隨著琴聲的奏響,墨錦兒便抬腕低眉,時而轉身,時而拋扇,蓮步傾城,玉袖生風,雙手所執羽扇在空中似描繪一幅絕世丹青,行云流水翩若驚鴻,一顰一笑之間神態自若,朱口微啟,欲望橫生,清冷高貴的眼神卻又有著別番脫俗,冰肌玉骨,媚盡天下!
  
  忽而……
  
  墨錦兒拉住空中掉下的彩帶,起身飛躍,空中姿態,玉腿微蜷,雙臂伸直,盤起的烏發卻突然散落,如墨瀑般飛瀉而下……
  
  耶律傲隨著樂聲已然是站立驚呆,此刻更是驚為天人!這等絕世,乃是匈狼國任一女子都無法比擬!
  
  東方澈此刻雙眼也盡是墨錦兒烏發散開,嘴唇微啟的模樣……
  
  樂聲戛然而止,墨錦兒猶若緋色火團降落在大殿之上,點燃了整所大殿!
  
  她烏發已經溫順的披散在身后,低頭含笑之間發絲又是散開,露出脖頸的白皙,使人聯想翩翩。
  
  “臣妾錦妃參見皇上”此刻的大殿因為墨錦兒這團烈火已經鴉雀無聲,獨留一陣又一陣驚嘆的唏噓聲,她的聲音柔而不軟,空靈好似幽蘭獨生,但又有一絲熱情好似烈火牡丹。
  
  “抬起頭來。”東方澈嘴角含了一絲淺笑。
  
  墨錦兒應聲抬起頭來,就在這時……
  
  “教主師父。”墨錦兒看著東方澈的臉龐,頓時雙眼霧氣彌漫。
  
  還記得自己被他撿回之時,他也只是單薄少年……
  
  還記得自己午夜輪回害怕啜泣之時,總有一個懷抱將自己溫暖……
  
  還記得自己在外雖然厲害狐媚,但是只有他知道自己內心的單純平和……
  
  也只有他每年都準時在當年撿回自己的日子為自己慶生……
  
  還記得他的一顰一笑,愛慕他卻被他稱為胡鬧……
  
  還記得自己高燒不起,睜開眼睛,陽光明媚,看到的第一個臉龐便是比陽光還溫暖的他……
  
  東方澈看著墨錦兒眼中的情愫,不禁生疑,是否真如自己所想一般,換了一個人,要知道曾經的錦妃眼神空洞而膽怯,甚是無味!如今……
  
  或許當時未曾好好發現吧!
  
  “國主。”耶律傲興奮的聲音打破了東方澈和墨錦兒的沉默相識。
  
  “君主有何事?”東方澈恢復了眼中清明,看著耶律傲。
  
  耶律傲見狀,便起身下了宴桌,站立在墨錦兒身旁,環抱雙手,酒窩深刻的說道:“可否將此美人兒賜予本君!”
  
  此言一出,全殿嘩然,墨錦兒也詫異的朝耶律傲望去。
  
  “君主可知此女子乃是朕的錦妃,既然君主欽點國母起舞便也可知錦妃的身份!”東方澈的聲音帶了一絲自己也不清楚的怒氣!
  
  “國主所言極是,但據本君所知,在大勝皇朝能在殿前獻舞的女子地位均不高,如今錦妃所在妃位,卻殿前起舞,也可知國主并不喜愛錦妃。”耶律傲自信一笑。
  
  墨錦兒還跪在地上,此刻正一臉佩服的看著耶律傲,如此面相實乃千古霸主,可為何如此八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分享给小伙伴们:
自己坐下来就不痛了:初试云雨情胡秀英: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自己坐下来就不痛了:初试云雨情胡秀英相关文章
  • 翁熄性放纵小玲:宝贝儿,主动点,坐上来,不痛的

    翁熄性放纵小玲:宝贝儿,主动点,坐上来,不痛的

  • 把腿张的大一点不痛的_拉着头发从后面插你

    把腿张的大一点不痛的_拉着头发从后面插你

  • 宝贝儿,主动点,坐上来,不痛的_把校花的奶罩掀起

    宝贝儿,主动点,坐上来,不痛的_把校花的奶罩掀起

  • bl文库啊用力点好大粗_乖放松一会儿就不痛

    bl文库啊用力点好大粗_乖放松一会儿就不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