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哦揉捏水真多 h_车上他揉我奶好爽捏我奶

时间:2021-09-23 17:51:44

我想:今天这两件事,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意义,但在我看来,它们却是我走向为人民服务道路的小小起点。(完) 日记:3月1号,我们上第二节课的时候,外面纷纷扬扬的大雪。像散碎

 我想:今天这两件事,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意义,但在我看来,它们却是我走向为人民服务道路的小小起点。(完)

    日记:3月1号,我们上第二节课的时候,外面纷纷扬扬的大雪。像散碎的棉花一样,飘飘悠悠,密密麻麻地撒下来,过了一会儿,房上、树上、地上都白了,树上银白色的枝条在微风中摇曳着,把雪花晃到了地上。可惜的是,不一会儿,雪就停了,我想:去年一冬都没下雪,今天好容易下点雪,还不下大点儿,这老天爷,怎么不为我们庄稼人想想呢?不下雪,春天的麦苗缺了水,还不低产啊,真是拿老天爷没办法。(完)

 文学

    日记:3月19号,文明礼貌月就快要过去了,前几天,班主任杜老师就说了,让我们每个人都要做几件好事,可我还没做呢,听杜老师说,这个月底还要总评,评出来好人好事。哎!我怎么办呢?怎么我总是觉得我们校内没有可做的好事呢?是我不会找呢?还是真的没有呢?大概是没有吧,从今天起,我一定要留心看周围的事,脑子转着点,做点好事,昨晚下自习,我回到宿舍,从后窗户发现我们教室的灯还亮着,我又穿上衣服去把灯关了,这算不算好事呢?我不清楚,但我觉得它不是什么坏事。(完)
    每到星期六下午,上完两节课,我就和上初二的小族一起骑着自行车回家,那时候,从我们村到善庄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是向北,经过北碱城,然后路过三个村子到达学校,这条路除了善庄这,其余都是土道,每到下雨天,下雪后,路上就非常难走。另一条路是从我们村向西出发,在一条很高很直的沙土道上行走,不久就可以上公路,再向北走到达学校。所以,每当下雨天,我们就走西边的道路,在沙土道上,即使刚下过雨,也能将就着骑车子,有时骑不动了,就下来,在路边找根木棍,把塞在瓦圈里的泥土拨出来,再继续骑着走。当年,两年的时光,我们俩一起走,一起回家,说说笑笑,在这两条路上,度过了许多美好的时光。可惜,我上初三时,她就毕业了。
    一次,我们从西边大道上走,边说边骑车子,我没看清路上的东西,突然自行车前轮轧上了一条蛇。车轮压瘪蛇肚子的同时,我也看到了,但是也躲闪不及了,我不禁“哎呀”一声,出了一身冷汗,骑过去回头看看,压扁的蛇肚子似乎又鼓起来了,害怕的我也不敢下车子去看看,蛇是否还活着,我们就赶紧一溜烟的骑着车子回家了。车轮轧上横在路中央的蛇身上的那一幕,至今记忆犹新,那几年有时就忐忑不安,因为听人们说过,蛇是会修炼成仙的,就害怕它要是有个好歹儿的来找我麻烦,那可就太吓人了,好在一直没什么事,渐渐地也就放心了。
    回到家,奶奶高兴的拿出好吃的给我,说是给我留着的,别人的那一份都吃完了,我因为总是星期六才回家,所以奶奶就一直给我留了几天,我感觉到心里很温暖,那种被亲情惦记、疼惜的温暖,即使我不在家里,这份温暖也少不了我的。奶奶和爷爷从来没有重男轻女的观念和言行,即使像我们家这样,上面一连趟儿的,一个接一个的都是女孩子,七个了,最后一个才是弟弟,在我弟弟很小的情况下,也丝毫看不出他们有重男轻女格外宠爱弟弟的现象,他们有了吃不完的或者担心放久了会放坏的好吃的,都是一人一份的平均分配,从来不偏向哪一个,即使是他们唯一的孙子。
    吃饭的时候,妈妈拿起一张看起来油光光的大饼递给我说:“这是给你留的羊脂油饼,当时烙的时候你不在家,给你留了一张,不然挺好吃的,他们早就吃完了”我接过来一看,饼上浮着一层亮闪闪的油,又松又软又香微带着咸味儿,“呵!真好吃,真香”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吃到那么香的羊脂油饼,以至于后来,想起来,我就去市场买来羊脂油自己烙。另外有趣的是,当时因为妈妈是说的话,不是写的字,我就听成了“自由饼”到了学校还跟同学们说:“我妈妈烙的自由饼可好吃了!”呵呵。直到十几年后,我偶然在一个店里看到招牌,才知道是脂油饼。
    这次回来,听说我大姐学习裁剪了,二姐因为大伯公社里下来了新政策,说像大伯这样的技术员可以带出一个非农业,于是我二姐就转非了,暂时还没有安排工作,她刚刚17岁。那年代,农村人如果转成非农业,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呢,意味着从此脱离了农业社,而且国家还会给分配工作,以后就有了劳保。因为当年大娘去世时,是二姐抗的幡,所以,只有这一个指标,就让我二姐转的非,这些都是当时大人们的说法,我当时看到按顺序来说,大姐没转,而二姐却转了,肯定会很奇怪的问的。
    日子就这样按部就班的、平平淡淡的过去了,父亲从去年就经常出门,都是到西边的中佳村坐汽车到成县,然后再倒车去别的城市,有时也到东边的月县坐火车出门。父亲那几年常去广土市,我们成县就属于广土市。父亲在广土市常驻联系业务,,因为总是走路太费时费力,便买了一辆旧自行车,放在旅馆里。有时父亲还拿几本武侠书回来,问他哪来的书,父亲便说:“在旅店晚上没事了,或者下雨天出不去了,就在店里看书,这些武侠书都是陆陆续续在书店买的。”
    上学的人大概都喜欢看书吧,我就翻翻父亲带回来的书,很多也都包了书皮,有《三侠五义》、《施公案》、《济公传》等等,都是评书一类的或者武侠书。后来差不多也攒了一箱子。我周末回家就看看。这让我对书的种类又多了一种直觉的认知。因为家里的书虽然不少,可几乎都是爷爷的医学书,我翻了翻都是繁体字的医学书,这可就把我难住了,不然像我这么爱看书,如果是简体字的医学书,可能我早就自己看医学书了。我们学校的阅览室的书都是针对少年学生的教育教学书籍。而父亲买的这些评书和武侠书,又在少年的我面前打开了另一番人间世态。
    那年代,我们生活中的书籍还是很贫乏的,对于爱看书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的我来说,只能是在周围碰到什么书就看什么书,并没有从众多图书中选择的客观条件。当时父亲买的书,对于我来说。无异于打开了另一片天地,以及故事类型和文学样式。而爷爷的一箱子书,我因为大部分繁体字不认识,或者说不确定,所以就只能望书兴叹了,不然,恐怕我最早自学的就应该是医学书了。爷爷在1992年去世后,他的那一箱子医学书,也被弟弟完好的保留着,2019年10月我回家去,还打开书箱子看了看,有一套本草纲目书上写着“《增廣本草綱目》錦章圖書局印行”还有手抄本的处方书,还都挺好的,估计这些书得出版了□□十年了吧,看来书籍的寿命还是够长的,跟人差不多。
    后来一个周末回家,去串门玩,还看到一本侦探小说,马上借来读,又发现了另一种类的书籍,这就是侦探破案推理的小说,《施公案》是古代人破案的书,而现代的破案的书,从方式方法上却大大的不同,古代与现代的差异立刻显现。所以说越读书就越是发现世界的广阔与丰富,以及世界的多层面和多角度性质,还有就是发现时间真是具备鬼斧神工的功能,逐渐的就会越发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和无知。而越是不读书,就只会看到眼前那点儿事,误以为就是整个的世界面貌,反而有可能会夜郎自大、盲目自信。
    84年的春天了,天气越来越暖和,一次周末回家,母亲拿出几件衣服,说是父亲从北京买来的。一件是浅粉色的翻领拉链式毛衣,腰间还有一条横带,上面有两道黑杠。一件是天蓝色的肩膀前后都是拼接的棕色小格棉布的衬衣,小方领,一排蓝汪汪的扣子,下摆两侧还是抹角的,母亲说这种样式叫做港衫,我的理解是香港特有的样式。这两件衣服是父亲从北京给我和三姐一人买了两件,一模一样的,我一看都挺喜欢的,而且一听是从北京首都买来的现成的衣服,不同于以往都是母亲或者大姐自己裁剪在自家缝纫机上做起来的家做衣服,就更觉得新鲜了。
    然后母亲又拿出一块蓝色的布料说是给我买的用来做裤子的,母亲说:“人家售货员说这种蓝叫做北京蓝。我给你做条裤子,往后天热了,这布料薄,凉快”我一看还挺好看,布料又轻又薄,正好夏天穿凉快,而且跟父亲给买的那件天蓝色的衬衣正好是一套,好像套装似的,一身蓝色,一定很好看,我很高兴。
    当时正是穿毛衣的季节,我回来就穿上了毛衣,同学们看了都说好看:“还是买的毛衣好看,比自己织的好看,人家这是机器织的。”有的则过来摸摸领子,说:“毛衣还可以有领子啊”有的试试拉链,也觉得很新鲜。
    那时候,的确是这样,大家的穿着很朴素,一般过冬就穿家里织的毛衣或绒衣,再冷就穿用棉花做的棉衣,很少买现成的衣服。我记得我上小学时候,母亲给我织过一件艳粉色的毛衣,但是脖领处有点扎得慌,跟母亲说起,她说那是她用生羊毛,自己在骨制的某种工具上捻成毛线,然后织成的毛衣,因为是生羊毛,所以有点手扎感,不像现在的毛线,都经过了好几道工序的加工了,所以穿着舒适,不再感觉扎得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分享给小伙伴们:
小妖精哦揉捏水真多 h_车上他揉我奶好爽捏我奶: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小妖精哦揉捏水真多 h_车上他揉我奶好爽捏我奶相关文章
  • 我和闺蜜磨豆腐好爽_女配穿越高H

    我和闺蜜磨豆腐好爽_女配穿越高H

  • 公和我在厨房做好爽小玲: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公和我在厨房做好爽小玲: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好爽:被黑人干了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好爽:被黑人干了

  • 好紧好爽再浪一点荡货h_趁睡觉时扒开她的内裤

    好紧好爽再浪一点荡货h_趁睡觉时扒开她的内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