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到女同学的胸了好软_玩弄农村女学生

时间:2021-02-07 11:17:54

八月初,地面像被扑了热油,呲呲地汩泡冒烟,人走在路上,成了会行走的蔫葱。 送完合同,弄月热得两眼发昏,一口气喝完一瓶水才舒服些许。给廖岐杉发的消息在十分钟后终于得到

 八月初,地面像被扑了热油,呲呲地汩泡冒烟,人走在路上,成了会行走的蔫葱。

 

  送完合同,弄月热得两眼发昏,一口气喝完一瓶水才舒服些许。给廖岐杉发的消息在十分钟后终于得到肯定回复,她松了口气,真要再回公路局折腾,她非中暑不可。

 

  和出租车司机改了目的地,弄月靠在后座,看车窗之外卷起的黄土沙砾,没来由地想起了前不久的那次小聚。

 

 文学

  慢节奏的清吧,最是畅谈的好去处。当时在场的几个都是相识已久的熟人,说话没遮没拦,喝到最后齐齐上头,不知是谁囫囵着来了一句,叶燃回来了。

 

  皆是一愣。

 

  唐嘉莉先反应过来,先看了眼弄月,后笑道:“回来就回来呗,难不成我们还得给他接风洗尘?”

 

  那人显然是喝懵了,大咧咧道:“我这不是怕弄月不知道嘛。”

 

  弄月眼里没有什么情绪,倒是酒喝多了,两颊漫上酡红,看上去娇憨可人。她晃了晃杯里的酒,觉得自己可能是醉了,不然也不会说:“关我屁事。”

 

  身边人面面相觑,不知是觉得她嘴硬,还是觉得她嘴硬。

 

  零点一过,酒桌散场。

 

  找来代驾把自己拖回家,弄月冲进卫生间里干呕一阵,什么也没吐出来。她头重脚轻地撑着洗手台,看向镜子里的自己既是陌生又是熟悉。

 

  她想起刚过十八的自己,以及二十出头的叶燃。

 

  那时他们刚在一起。

 

  单方面的追逐游戏,耗了两年光阴,最终一拍两散。

 

  是她甩的叶燃,但这并不妨碍叶燃是个王八蛋。

 

  朝脸泼了把水,边上的手机突然亮了一下,是再寻常不过的推送消息,此时却像迷惑人的招魂幡,促使弄月湿手拿起了手机。她按下早就烂在脑子里十一个数字,鬼使神差地拨了出去。

 

  四年,她不知道他有没有换掉号码。

 

  像是在验证她的猜测,三声忙音过后,电话接通了。

 

  “喂?”

 

  熟悉到耳根发麻的单字,弄月手一抖,像被电到,慌乱中断了通话。

 

  明知她换过四五回的号码不可能会被叶燃认出,在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她还是难免且狼狈得如同一条落水狗。

 

  而更讽刺的是,当天晚上,她梦到了叶燃。

 

  她梦到她和他在床上不知疲倦的做爱,女上男下的姿势,可掀开衣服一看,什么痕迹都没有。

 

  她咬牙切齿,个王八蛋,做梦都不肯放过她。

 

  ……

 

  送合同的地方太偏僻,弯弯绕绕回到市区,下车付钱时弄月狠狠地肉疼了一把。账户余额适时弹跳出来,看着碍眼的四位数,她烦躁地收回手机,跟游鱼似的挑着阴凉地钻进了小区。

 

  小区是早期的商品房,电梯老化严重,动不动就要维修。弄月哼哧哼哧爬了七层楼,腿软得不行。

 

  开门同时,手机振动,廖岐杉来电。

 

  “你到家了?”

 

  “嗯。”弄月径直走去厨房,从冰箱里拿出半瓶冰水,一饮而尽,“别告诉我你反悔了。”反悔也没用,明天上班以前她不会再出门。

 

  廖岐杉笑了一声,“没有。就想问你这周末有没有空。”

 

  弄月警惕起来,“干嘛,要加班?”

 

  “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压榨员工的上司?”

 

  看来不是加班。弄月恢复了懒散,“哦,我周末有空。”

 

  “呵,那一起吃顿饭?”

 

  弄月想了想,“行啊,地点你定,定好发给我就行。”

 

  廖岐杉:“好。你先休息吧,明天见。”

 

  “嗯。”

 

  挂了电话,弄月又把冰箱打开,拿了瓶喷雾往脸上乱喷一通,盘算起请人吃饭得多少才够。

 

  她先前因为工资的事欠过廖岐杉一次人情。

 

  请完这次饭,他们就算两清了。

  项目接近尾声,最近技术科的事情不算多,弄月趁着办公室没人的功夫和唐嘉莉打了通电话。

 

  俩人对话不外乎是一些没营养的内容,听到弄月周末有约,唐嘉莉扬声:“你怎么突然开窍啦?可别说你是被叶燃回来这件事给刺激的。”

 

  也就唐嘉莉会在弄月跟前明目张胆地搬出叶燃这号人物。

 

  弄月和唐嘉莉的缘分要从高中时代说起,俩人同是嘉明女校的学生,从高一起就是同桌,成天形影不离,直到毕业才分道扬镳。

 

  不过这道也没分多远,就隔了一条街的距离。弄月考进了西大,唐嘉莉考去了她隔壁的艺术学院。她和叶燃在一起那会儿,唐嘉莉就经常过来当电灯泡蹭饭吃。

 

  所以说唐嘉莉是亲眼看着弄月和叶燃从开始走到结束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也觉得叶燃是个王八蛋。

 

  一个让人恨不起来的王八蛋。

 

  和叶燃分手后,弄月挑剔得不行,看谁都不入眼。以前她可以说是忙着赚钱没空谈恋爱,如今生活步入正轨,家里催得频繁,她没了忙碌的借口,却还是那副单身万岁的德行。

 

  只有唐嘉莉知道,弄月根本就没放下过叶燃。

 

  “你又在说什么鬼话,那是我上司。”弄月靠着软椅,微微阖目,“扣了三个月的工资能下来是他帮的忙,我回请一顿饭,不过分吧?”

 

  没听到她否认自己的后半句话,唐嘉莉阴恻恻地笑了两声,“你小心他到时候和你告白。”

 

  这种言论弄月不是第一次听。相反的,办公室里关于她和廖岐杉的流言蜚语就没有消停过。廖岐杉样貌不俗,工资不低,说是高富帅绝对够格,公司里不少人将他视为倾慕对象。然而这样的人对谁都寡淡平常,偏偏对弄月多有照顾,让人想不多想都难。

 

  弄月作为当事人,没觉出什么旖旎,还曾拿这些流言当成笑话和廖岐杉提过。廖岐杉听了也是一笑置之,没有做出其他奇怪反应。在她看来,俩人再清白不过。

 

  “你想多了。”

 

  唐嘉莉哼哼:“走着瞧呗。”

 

  弄月没有放在心上。

 

  结果唐嘉莉一语成谶——

 

  廖岐杉真有那份心思,但也因为一个意外没能说出口。

 

  意外是叶燃。

 

吃饭地点定在潮海路的一间法餐,用餐价格不菲,出入衣着更是讲究。

 

  餐厅刚开张那会儿,弄月刚上高三。记忆这么深刻,是因为当时她和唐嘉莉去那消费过一次。为图新鲜,她们还特地换了一身小洋装,踩着高跟鞋携卡出门,一派稚嫩青涩,却张扬得不行。

 

  那天晚上月亮很圆,丝丝缕缕的云烟遮了半边。从餐厅出来时唐嘉莉落了手包,弄月便在大厦楼下等她,百无聊赖地哼着几句不着调的歌。

 

  脚上的高跟鞋是第一次穿,有些磨脚,隐约的疼痛中断了曲调。弄月抬了抬脚后跟,真皮刮过嫩肉,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再看,已有血丝渗出。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另一只脚完好无损,不疼不红也不痒。

 

  “啧,倒霉。”

 

  为了减缓痛楚,弄月以背撑墙,左腿膝盖曲着,只剩前脚掌踩在鞋里,后脚跟则大剌剌地踮着。她给唐嘉莉发了短信让她快点,收手机时肩膀突然被撞,手机没撞出去,脚上半踩的鞋却不见了踪影。

 

  撞了弄月的人忙着打电话,像是没看见飞出去的鞋,说了句不好意思就匆匆离开,弄月叫了他两声他都没回头。

 

  弄月愣了两秒,想起什么,手忙脚乱地翻了翻包。

 

  果然,钱包没了。

 

  而罪魁祸首也已经跑没影了。

 

  ……还有比她更倒霉的人吗?

 

  但再生气也得先把鞋穿上。鞋还在几米之外待着,弄月认命地呼出一口气,眼见着有人要经过,她连忙出声叫住了那个路人:“不好意思,请等一下——”

 

  路人看过来,弄月却是呼吸一滞。

 

  这路人面容清俊立体,眉眼英气,光在他脸上投出棱角分明的剪影,一面是暗,一面是亮,他一眼望过来,仿佛望进了她心里。

 

  他什么话也没说。

 

  弄月压下心中悸动,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又和缓:“能麻烦你,帮我把鞋踢过来一下吗?”

 

  对方眸色一动,低头才发现那只落单的鞋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分享给小伙伴们:
摸到女同学的胸了好软_玩弄农村女学生: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摸到女同学的胸了好软_玩弄农村女学生相关文章
  • 初中女生胸好软:啊!摁摁~啊!用力~快点

    初中女生胸好软:啊!摁摁~啊!用力~快点

  • 宝贝的胸好软好好吃_吃早餐自己坐下来h

    宝贝的胸好软好好吃_吃早餐自己坐下来h

  • 快点给我人家又酸又痒視頻_老师你的奶好香好软

    快点给我人家又酸又痒視頻_老师你的奶好香好软

  • 女生两腿中间被同桌摸出水/啊你的胸好软好甜

    女生两腿中间被同桌摸出水/啊你的胸好软好甜